X
当前位置 :首  页 > 神经外科
  • 神经外科
  • 神经外科

神经外科手术室直击:患者醒着做开颅手术

* 来源 : * 发布人 : admin * 发表时间 : 2016-08-19
神经外科手术室直击
患者醒着聊天!记者直击开颅手术
——转载8月18日《厦门晚报》
■开颅手术现场
■田新华教授现场指认胶质瘤。
脑袋出了问题,选择神经内科还是神经外科就诊?许多患者对这两个科室,既陌生又茫然。其实这两个科室就像一对夫妻,分工明确又紧密合作。比如脑梗塞(缺血)的患者到神经内科,脑出血的患者到神经外科,但随着学科发展,两科有时也有交叉。
都说大脑是生命的高地,本期,我们讲述神经外科和神经内科专家们如何狙击死神的故事。
通讯员 杨芳裕 摄影/蒋庆中
8月11日,厦大附属中山医院的手术室。
直击开颅手术现场,一直是我作为医疗记者的渴望。但一想到一个人的头颅被切开,要呈现出那些白花花的东西,内心还是有些恐慌。
随我一起观摩这台手术的一位龙岩医生对我说:“别害怕,你就把眼前这个即将打开的头颅想象成西瓜或者柚子。”听他这么一说,我有些淡定了。现在,让我们一起来观摩神经外科的专家们是如何巧手开颅治病的。
开颅过程
有点像我们平时剥柚子
高科技采用:神经导航定位
患者是一位32岁的厦门软件园IT男,一周前,无明显诱因突发肢体抽搐,伴意识不清,持续时间约一分钟,送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急救,后经颅脑核磁共振检查发现右额叶占位,也就是常说的胶质瘤。更挑战的是,他这个胶质瘤长在了脑功能区。
胶质瘤没有边界,还与旁边的运动神经和微小血管粘在一起,如何最大限度切除病症,不损伤脑组织的重要功能,对于神经外科专家来说是极限挑战。
当天负责排这颗“定时炸弹”的高手,是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神经外科学科带头人、博士生导师田新华教授。他告诉记者:“一会在手术过程中,我们会采用神经导航、唤醒麻醉、神经电生理检测手段来‘排雷’。”
结合影像,专家们在患者的大脑皮层进行神经导航定位,20分钟后他们画出了要切开的头颅面积,约电脑鼠标大小。专家说:“病灶就躲在这个皮层区域。”
田教授一声“开始吧”,手术刀快速切开了患者头皮,翻起皮瓣露出了颅骨,一阵“呲呲”电钻声响起,手术室沉浸在紧张而有序的氛围中。
十多分钟后,患者的头骨被定位局限打开了,随之出现在眼前的是一层骨膜,有点像鸡蛋壳里那一层膜。切开骨膜,露出了神经血管密布的脑组织,与我们平时吃的猪脑花差不多。田新华教授指着神经血管中一片色泽稍灰白的组织告诉我们:“这就是胶质瘤。”
这个开颅过程,有点像我们平时在家剥柚子。
头颅切开后
“我感觉头皮有点麻麻的”
高科技采用:术中唤醒麻醉技术
骨膜揭开后,患者睁开了双眼,从刚才全麻状态下苏醒过来了。麻醉药量计算得天衣无缝,这就是久闻的术中唤醒麻醉技术。要在手术过程中,让患者在清醒状态下完成指令动作。麻醉深了,唤不醒;麻醉浅了,病人会躁动,清醒后,还可能不配合,或者产生恐惧感。这对麻醉医师挑战非常大。
切除胶质瘤的“攻坚战”即将开启。一旁的麻醉科主任医师李洪跃说:“现在患者已经清醒过来了,一会他要保持这份清醒,配合医生去取得自己脑袋里面的这场战役的胜利。”
 “×××,怎么样?听得见我们说话吗?动动你的左手左脚。”
躺在手术床上的患者被4层消毒方巾覆盖着,露在外面的手和脚很配合地动起来。
 “我现在感觉头皮有点麻麻的。”
 “你放心,因为你现在的头皮上用了止血的夹。”
记者忍不住发问:“一会切除胶质瘤时没有麻药,患者怎么受得了?”
李洪跃说:“开颅时,切开头皮和用电钻切颅骨、揭骨膜时有痛感,那时是全麻,但颅内的神经是没有知觉的,也就是说。脑组织本身没有痛觉。这时我们只需要给予适当镇静剂,让患者术中减少恐慌并保持适当清醒,以便我们可以掌握他的运动神经不受损伤。”
切除肿瘤时
排除“地雷”脑功能分毫无损
高科技采用:神经电生理监测
田新华教授借助显微镜,开始了一场高难度的“排雷”战役。因为患者的肿瘤周边分布着左手左脚的运动神经,偏离几毫米就可能伤及神经,留下瘫痪等后遗症。现场的人都屏住呼吸,目不转睛地盯住大屏幕。
一旁负责术中电生理检测的专家告诉记者:“放心,还有我们的先进设备在同时保驾护航呢。”
原来患者头上和手脚布满的导线,是术中神经电生理监测,为手术最大限度地切除病灶,最大限度保护脑功能区提供可靠保障。也就是说,如果稍有靠近脑功能区的神经、血管,神经电生理就会收到警报。
时间一分一秒过去了,大约一个小时后,这个3厘米大小的胶质瘤被顺利剥离出来了。在紧靠运动“指挥部”功能区的肿瘤分离切除过程中,患者适时配合手脚的运动,加上神经电生理的监测,排除“地雷”过程中,保证了“指挥部”分毫无损。整个手术精准完美!
术中唤醒也非常成功,主管护师和麻醉医师不停地蹲在地上,与患者握手交流。
 “手术很顺利。一会缝合,我们要给你进行全麻了。继续加油。”
 “好的。谢谢你们。”我们听见了患者清晰的声音。
走出手术室,田新华教授面带微笑,一身轻松。他端着小杯子里刚切下的胶质瘤走向家属沟通窗口,对在外面焦急等候的家属说:“手术很顺利,这就是那个影响他健康的肿瘤组织。”
认清疾病
胶质瘤
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神经外科专家田新华教授说:“胶质瘤是最常见的原发性中枢神经系统肿瘤,由神经外胚层衍化而来。目前全世界对胶质瘤的病因还没有一个专业的阐明,应该是多种因素的综合作用,比如遗传基因、理化环境因素,也不排除手机使用等辐射因素。”对边界不清楚的胶质瘤,我们追求尽可能全切除肿瘤组织,以期达到最大延缓肿瘤复发,同时又要保护周边神经功能的完整。

厦门大学附属中山医院官方微信公众号

(欢迎长按或扫描二维码,关注我们!)